当时只道是寻常

  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斜阳。

  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  ——纳兰性德

  喜欢读词,总觉得词比诗更能让人着迷。为什么呢?也许是因其比诗更加自由,感情更加婉转细腻,内容也更加丰腴,表达也更重视意境。

  每次读上面这首纳兰性德的词,总会对最后一句细细玩味。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,虽是一句非常明白易懂的话,却道出了古今多少人的感叹与惋惜。

  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,我的很多朋友都说喜欢这句词。那看似简单的几个字,轻轻便点破了万千人的心思。其实,很多人应该都有过这样的情形:岁月深处,有些真挚的感情或真诚的心意与我们相遇,可往往以为是平常之事,并不十分在意,也没有好好珍惜。

  莫言说:“时光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慌,日子像流水一样一天天滑了过去。”浮生只如白驹过隙,转瞬间世事已然湮灭成尘。这跌宕逼仄的人生和时光,更像掌间的沙,你越是想握得紧,它就流的越急,你只能看着它渐渐逝去,却无能为力。

  前段时间喜欢做梦,有的醒来就忘了,有些却很清晰。梦中多是过去的事情,虽然都道是寻常,但它曾经照亮过我生活的许多角落,是一些属于我自己的故事。

  特别是小时候的点点滴滴,虽然并不都是愉快的,但回想起来,哪怕是最寻常的事,也是很快乐的。那时很天真,一直想有个妹妹,目的也很简单,只想有个可以去守护的人。

  不知是不是冥冥天意,后来真的有了个妹妹。对妹妹印象最深的事,是她捉弄我以后,对着我摇头晃脑的坏笑和得意,一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到她的那个样子。

  妹妹小时候可爱的事不少,最经典的莫过于抓苹果了。有一次爸爸买回几个苹果放在桌上,正好有个朋友来访,爸爸就请朋友把几个苹果带回去,朋友不好意思,就对妹妹说,让她先拿几个,他再拿剩下的。结果妹妹先用手抓,再捧在怀里,拿了这个丢了那个,把爸爸和朋友乐得不行。唉,当时想,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小气的妹妹?

  有次妹妹在外面玩,头给砖头砸破了,流了很多血,妈妈吓坏了,妹妹却没有哭。长大后妹妹告诉我,当时不哭,是因为没有可以依赖的哥哥在身边,那一刻,感动油然而生。

  我最深爱的父亲,已永远离开了我们,但小时候在父亲身边读书写字的情景,却在心里时时泛起,始终无法抹去。如今母亲的身体也差了很多,对母亲,我能做的也只有深深的祝福。而对妹妹,哥哥什么也做不了,只有电话里的几声问候,所有实质性的关爱,妹妹已不再像小时那么需要了,哥哥也无力为她做更多的事情。

  许多青梅往事,还来不及挥手作别,就这样远去。流光偷渡,繁花似雪,落地生尘。我们生命的年华,来的时候没有打招呼,走的时候,也无需告别。

  妹妹结婚的时候,父亲送她一条金项链,一字一句的交代,虽不漂亮却是家传的。妹妹当时有些不屑,没听出父亲言语间的苍凉,亦感觉不到其中的深意。金项链在现代女子的眼里,不过是俗气的物品。所以,她从没戴过,一直放在首饰盒里。

  后来,父亲匆匆离世,她却渐渐明白,那闪动着金色光芒的项链,是父亲把他认为最值得珍重的东西,以最世俗的方式,给她以最诚挚的祝福。这大概就是不善言辞、不谙表达的父亲,想让她知道的、关于父亲对女儿的、最深切的爱意。

  如今,斯人已去,往昔一切只能成了追忆。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再翻出旧物,睹物思人,物是人非事事休,也只能是轻轻叹息:当时只道是寻常,仅此而已。

  这些过往,我记不住太多,但所有我深爱过的人,我的心从不曾远离。尤其那些逝去的青春年华,更是那些曾经单纯美好过的却无法再有的心情。

  也许每个人,经年之后蓦然回首,皆是恍若隔世。那些当时只道是寻常的事情,不论是快乐的或是悲伤的,皆随流年逝去,苦涩而又带着一点遥远的甜蜜。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虚位以待

美文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