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花三月,探寻一场千年前的送行

  烟花三月,杨柳依依,花香鸟鸣。面对一河的春水,面对遍地的繁花,我不由得想起一首唐诗,和一场千年前的送行。

  那是一首定格在记忆里的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。

  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  也许是唐诗的韵美,琅琅上口,也许是唐诗的意美,情景交融,也许是送别的那一腔浓浓的友情,感人至胜,我对此诗一直独有情钟,以至想探寻孟浩然是怎样在一个烟花三月里去的扬州?他以怎样的目的踏上了他的扬州之行?是写诗?是春游?是看一江春水的诗情?还是寻访一位挚友?还是赏那一程的姹紫嫣红?

  寻一册典藏,泡一杯香茗,我静静地寻找着千年前的记载,以期让我看到那是一场怎样的送行。

  鸟儿叽叽喳喳,风儿丝丝缕缕,一院的菜花嫣然地盛开。我如同大诗人当年那一场诗情画意的旅行,既让人激动,又困难重重。

  一屋书如同一片片大海,一场探寻如同穿越一座座山峰,我苦苦寻觅,不畏山环水绕,一路前行。

  寻觅里,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风景,终于看到了一片柳暗花明。

  那是开元十六年(公元728年)春,孟浩然时值四十二岁之青葱,以畅游名山大川的热情,从襄阳来到长江之滨的黄鹤楼畔,准备启程。恰巧与李白相逢,两人早就成为挚爱的友朋。李白曾多次赞赏孟浩然为人之忠诚,赠诗曰:“高山安可仰,徒此揖清芬。”表达了李白的钦佩之情。此次在黄鹤楼相见,两人均兴奋不已,互问不停。

  登楼远眺,映入眼帘的是碧蓝的天空,滚滚的江水。此情此景无不令人动情。

  正值春暖花开,百鸟争鸣,和煦的春风拂面,春意浓浓,令两位诗人感叹不停。

  孟浩然度过了令他难忘的时光,他要在这里顺江而下,去美丽的扬州城。

  李白为他送行,站在岸边,折下一枝杨柳相赠,孟浩然也折下一枝杨柳回赠。

  孟浩然登上了船,李白不停地向他招手,孟浩然也一步一回头地向李白招手。看见孟浩然所乘的那叶小舟渐渐远去,终于消失在天际,只有滚滚的江水不停地向东奔流,李白心中无限感慨。

  他走到在黄鹤楼下,坐在一块石头上,写下了那首流传千古的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。

  李白比孟浩然小十二岁,因为兴趣爱好相同,李白十分钦佩孟浩然的才华,诗让他们俩成了高山流水的知音,成了彼此牵挂的友朋。

  我想,若是李白有灵,是否依然在黄鹤楼畔等待挚友的归程?而孟浩然是否在扬州邀约一场李白的重逢?

  千年已去,又是一个烟花三月,今天,许多游人慕名而至,寻着大诗人的足迹,泛舟而行,顺流而下,以感大诗人的豪情,以赏春江的繁花似锦,如烟似霞,姹紫嫣红,和那一段浓浓的友情。

  作者:宋飞,安徽省作协会员,阜阳市作协会员,教师,在多家刊物及平台发表作品多篇。微信:13966552364.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美文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