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,一半欢喜,一半忧伤

  无需叩问,无需祈祷,生活总是一半欢喜,一半忧伤。

  生活的舞台,你,一忽台上,一忽台下,一会儿是戏子,一会儿是观众,一会儿在自己的戏里沉迷,一会儿在别人的戏里哭泣。

  入戏很深,出戏很难。入戏很浅,出戏空寞寡淡。入戏出戏,入世出世,一忽红尘,一忽禅院。

人生,一半欢喜,一半忧伤

  左脚踏入清芬,右脚却已陷入泥沼。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。”谁能一边勘破“菩提”它本“无树”,又能参透“明镜”若心,何需有“台”!

  左手如来,右手是卿。坐拥红尘,如何安放,既不负如来,又不负卿!

  人生,前半生车马盈门,后半生门可罗雀。前一刻高处不胜寒,下一刻跌入尘埃无人羡。前一刻天光云影风情无限,下一刻霉雨霏霏月缺星残。上一刻道不尽三生三世的绵绵情语,下一刻世界末日粉碎了所有誓言,鸟语花香风寂云散。前半程春宵一度,后半程巴山夜雨,西窗烛,无人共剪。

  生活的酒杯,一半是酒,一半是药,总是让人一半醉,一半醒。人生的景色,总是一边是高山,一边是深渊,一面攀爬一面担心深陷。

  人生的路,行行复行行。左边花开,右边叶落,眼见着斑斓,又紧随着枯萎。前面是风,后面是雨,不知何时暖阳高照,冷寂的心开始回春,冻结的希望复苏生机。

  扬手云舒,低眉水流。

  人生,从生到死,时间之路很短,心路却很长。千山万水,脚步皆可飞渡,却常常穿不过拳拳之心。

  生活往往上一刻希望,下一刻失望。有几人能做到“荣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。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”

  佛曰:“世间一切,为我所用,非我所有。”何来得与失?何来悲与喜?

  人生,左手真,右手幻,真真幻幻,虚虚实实。“智者知幻即离,愚者以幻为真。”

  人生,本是一边失去一边拥有,一边歌一边泣,进退参差,苦乐相搀。

  生活,本是一半海水,一半火焰。一忽热烈如火,一忽冷艳如冰。一朝清澈无鱼,一朝迷雾重叠。一朝潮起,一朝潮落。朝独醒,暮独浊。熙辉里放歌,暮色里茕茕孑立。一朝火树银花,一夜鱼龙舞;一朝灯火阑珊,凤箫声谙里,伊人已去。

  抬手是春,落手是秋。淡定从容,一切在心内,一切又皆在心外。

  笛卡儿说:“我思故我在”,佛说:“我观故自在。”

  试问世间,又有谁人能真的做到“翻手是云,覆手为雨”?那就一半如常欢喜,一半如常忧伤。“我慢高山,不留德水。”一边境来不拒,一边境去不留,一切随缘,自在解脱。

  作者:叶下虫儿,喜欢诗意栖居的女子。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[!--temp.cangyanpinlun--]

美文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