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生,与时光作别

  这一生,与时光作别

  这一生,我们注定要与时光作别。

  人的一生,是孤独的一生,是被命运牵着手又无法挣脱的一生。这一生,呱呱坠地,哭着来人间一回,谁不想笑着走完每一段路呢?生生死死,终究是一场轮回,兜兜转转在善与恶的怪圈里徘徊。

这一生,与时光作别

  一辈子不长,用一双脚去丈量却真的不短。我们一路走着,渴望光明和温暖,渴望呵护与搀扶,却一次次在现实面前摔跟头,在困境中垂死挣扎,在风雨中大声呼喊。当泪水滑过脸庞,当风霜侵袭单薄的身体,无助的样子可笑可悲,如同狂风暴雨中摇曳的小草,躲不及又抗争不过,却要硬着头皮逆风而行。笑着流泪,哭着奔跑,受伤时,抱紧自己的肩膀说,我很好,我会坚强。

  这一生,得与失相伴

  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。多么深刻的领悟,却让好多人一辈子都找不到方向。常常惧怕孤独,却要习惯了孤独,没人懂得的世界里,又有谁不惧怕辜负?

  孩童的幼稚,青年的懵懂,中年的沧桑,暮年的沉默,仰天长叹,这辈子被击垮的不仅仅是年轮,还有深浅不一的皱纹啊!

  笑吧,别愁眉苦脸,哭吧,懦弱不是罪,当撕下一张张虚伪的面具,却发现我把纯真弄丢了,那些值得拥有的东西,已经失去了。这些年一路走来,苦头尝遍了,却忘了甜蜜的滋味儿,拍拍良心,我们何尝做过真正的自己?

  这一生,冷暖自知

  一个人的一生,是喜怒哀乐掺杂的一生,不如意十之八九,所谓的美好,只有一二,其余的时光必定在人生的起起落落中痛苦挣扎。风雨中我们走着,双脚沾满泥土,摔倒了,我们爬着,也要把前面的路走完。不是命运的魔手不放过我们,扪心自问,这辈子我们又何曾放过自己?

  人活着,别太自私,多换位思考,地球不光围着你转,要给别人呼吸的空间,还有发言的权利。人做事,天在看,别太黑心,没有什么事情是强加于人,理所应当,你要多想想,该不该,对不对。

  人心是善良的,这是天生的,骨子里该有的人性光辉,你处处小心翼翼给别人温暖,笑脸相迎,受了委屈也要打掉门牙吞到肚子里,心如刀绞,不去争论,忍字心上那把刀,割肉般疼痛留给自己,这又何必?你别太软弱了,这世界很现实,你太碍面子,不想伤害别人,便注定让别人欺凌,想翻身都那么难。

  这一生,苍凉逐梦

  一生就是一个求索的过程,很多人活了一辈子,追求公平,寻找出路,却总是和幸福擦肩而过。爱人的海誓山盟,不能保鲜到永久,亲人的一生陪伴,如何能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。说好了的同行者呢,那些友谊,青涩的同学情,年少懵懂,那些熟络的朋友,为了生计各自奔波,好多时候,每个人都是躺在通讯录里的名字,睡在你记忆中的故人。

  生育我的母亲走了,悄无声息,模样在记忆里渐渐模糊;养育我的父亲走了,在深秋的长夜里,撇下我静静离开;给我编小辫的大姐走了,在凄冷的寒冬里,没有说一声再见;幼小的妹妹被送人,没了音讯,多年的寻亲路找得我们好苦;善良的大娘走了,临别时,把压在心底一辈子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,听了让人心酸。

  这一生,终于明白,当我们想回头看看,一路上有多少人还在身边的时候,又有多少人一别,便是一生了呢!行色匆匆,打开记忆的词典,永远找不到“同行”二字的真正意义。相伴人生路,你走了,他来了,我在十字路口徘徊,有些人走了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这一生,注定孤独

  人到中年,上有老,下有小,活的不轻松,笑得很无奈。没人明白你负重前行的苦,只看到你的表面,那些光鲜的背后,你流过的泪,受过的委屈该谁给谁听?很多时候,想找一个人去倾诉,却没有聆听的对象,想找个人聊聊天,翻遍了通讯录却不知道该找谁……

  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坚强;不妥协,是我对命运的怒吼;我坚信,不认输是我的最后的骄傲。

  这一生我们都在挥手告别,迎来一个个新生,送走一个个故友,眼睁睁地看身边的人来来去去,风风雨雨里遇见又别离,在悲与喜间游离。

  人们常说,风雨过后必定有绚丽的彩虹挂在天宇,山的那一边一定有一片花海芳香四溢,于我,循着秋天走过的足迹,生命中又多了一个萧瑟的寒冬,我唯一能做的是用脚步丈量前路,用一支笔写下一段光阴的故事,背起我过客般的行囊……

  作者:今生依梦-勾淑秋,哈尔滨作家协会会员,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,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华侨出版社特约策划。首本散文集《岁月沉香》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公费出版,微信:Jsym1976;公众号:落梅风骨(ID:Jsym6688)今生依梦:ID:Jsym6699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[!--temp.cangyanpinlun--]

美文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