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只蝴蝶,都是被束缚的天使;破茧之日,便是成功之时

  走进蝶的世界,一边斑斓,一边梦幻。流泉细响、黛峦流光、百花娇艳、万物和谐,那是望帝春心托杜鹃的心愿吗?修竹婆娑、笙歌悠扬、逍遥自在、小鸟天堂,那是庄生晓梦迷蝴蝶的境界吗?我捧起一颗思想的雨滴,寻思着,向往着…… 我在蝴蝶翩飞的季节里漫步,我的眼睛充满了水色。踏水而行,听烂漫春光中花开的声音,澈清、明净,汹涌、从容。顺着水声,我来到了大理的三月。春光明媚,柔情似水。歌声缭绕,佳人巧笑。今年花开蝴蝶飞,阿哥泉边找阿妹。蝴蝶泉水清又纯,丢粒石头试水深。阳雀飞过高山顶,留下一串响铃声。打开青苔喝山泉,哥心似钢最真坚。谁说蝴蝶飞不过沧海?只要有真诚和挚爱,只要有梦想与期待,血染的翅膀才更精彩。

每一只蝴蝶,都是被束缚的天使;破茧之日,便是成功之时

  纵使换骨脱胎,也无怨无悔。我在蝴蝶双飞的溪边迂回,我的灵魂盈满了清辉。婉转的琴音,从天籁走来,如一枚莹瘦的残月,如一泓清冽的天水。两只蝴蝶从《梁祝》的笛孔飞出,一腔热血,一部经典,跃然眼前。穿过梁祝翩飞的花丛,所有的柔情纷纷化蝶。一线情缘,凄美缠绵,萦绕琴弦。双飞之蝶,惊鸿一瞥,醉入花间。一段哀婉动人的爱情经典,是忠与贞的合奏,是力与美的和谐,是辛和酸的交响,是泪和血的合唱。

  往事如烟,沧海桑田,真正的爱情永恒不变。记得那个和风习习的清晨,一只蝴蝶缓缓地煽动着翅膀落到我的窗前。美丽,迷人,纤柔,轻盈,像贵妃醉酒的丰韵,像羞涩少女的风情,给我一种惊天飞鸿的怦然心动。轻轻把窗子打开,柔柔的风滑过脸颊,慰我一种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。我看见,矜持的蝶儿在朝霞的映照下,正伏在窗棂上用纤足弹拨着两扇胡琴。我怀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好奇和美妙,想把它触撩。突然,蝴蝶飞起,在我的额上点了个触吻。我禁不住一声惊呼,身子随着蝴蝶倏飞的方向倾斜,眼和心也跟着飞远。

  此后经年,那最细腻、最别致、最迷离、最神奇的触吻,一直长在我的心中。每每想起那只蝴蝶触吻的一瞬,我就会有一种想泪零的感动。记得那个云雾朦朦的黄昏,我在峨眉山上游览,我被一种蝴蝶深深地迷恋,流连忘返。一只不起眼的蝴蝶,静静地停息在树枝上,两翅收合竖立,隐藏着身躯,色泽和形态酷似一片枯叶。我试着用一根枯枝触摸它,它动作敏捷,迅速飞离,飞舞时姿态奇丽。这种蝴蝶叫枯叶蝶,是峨眉山蝶类中最名贵的一种,蜚声中外。可是,它为什么要伪装自己呢?

  在这伪装的背后究竟隐藏了多少辛酸和泪滴,蕴含了多少豪情和搏击?我想,如果枯叶蝶没有抵御天敌的能力,恐怕早已灭种了。它选择了生命,放弃了美丽。每一只蝴蝶,都是自己冲破束缚的茧变成的天使。蝴蝶的片花只语是春天的泪点,她的笑飘零、若冰,但始终保持着青春不谢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意?那个被埋没了花样年华的人,蝶,始终是她心中的愿。当她伫立蝴蝶泉边的时候,当她被蝶触吻的时候,当她拥抱枯叶蝶的时候,当她羽化成蝶的时候,有谁知道,她那无声的泪,会酿成润泽他人的甘露水?蝴蝶,你是爱的诗意,你是情的旋律,你把生命的真谛诠释,你把生活的艰辛画意,你用你的美解说着阳光和风雨,你用你的真诉说着执着与传奇。

  猜我五行八卦阵,躲我奇门遁甲术纵笔挥毫写威仪,剑舞春秋书锦绣。这个春季,因为有你,处处充满了生机。因为有你,时时洋溢着诗意。蝴蝶翩翩,蝶梦眷眷。在海边、在山巅,在泉边、在心尖,我总会看见你如诗的容颜,层层叠叠的牵念,轻轻地滑过岁月的琴弦。天涯看遍,谁在你莹润的眼眸里读出眷恋?谁在你薄荷的气息里书写清甜?谁的诗句柔化成婵娟?谁的灵魂羽化成神仙?

  谁曼舞时间之剑,把你的容颜篆刻成经典?谁灵动空间之炫,把你的诗篇描画成永远。当枯叶蝶从伏虎寺旁探出头迎面触目到蓝蓝的天,当季候风从赤道边缘燃烧成雪线以下的莲,当夜空闪耀着辉煌的电,当海浪搏击着厚实的岸,我的心海里便会升起想你的帆。读你,用晨曦明澈的意愿; 读你,用黄昏绚烂的语言; 读你,以梅雨穿透的石岩; 读你,以白雪映照的鲜艳。若为落叶,离树之痛谁解?若为落花,青梅煮酒谁忘?款款佛语禅言道出了你的心思:不做青花瓷里的古典女子,不做月亮湾里的玲珑仙子,要做就做一只洗却凡念的蝶儿,沁骨,润心。蝉蜕尘埃外,蝶梦水云乡。窗幔一抹馨香,温柔随风轻扬。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美文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