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  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.

  初识这一句词,还是在大学文史课堂上。那时,我们的文史老师是一位年近花甲的教授,他为我们讲解苏子《临江仙·送钱穆父》时,抑扬顿挫之景仍如在目前。尤其是这最后的一句给我留下颇深的印象。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  “人的一生,就像逆水行舟般艰难,而我却也只是其中的一位行人”.年少时,不识愁滋味,亦不能真正理解其言外之意,然岁月无常,当明白时人已非年少。

  三毛也曾说:“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”.

  当身处舒适之境时,人总易迷失,并且也容易忘记在这舒适的背后曾经付出的艰辛。白天的人来人往,忙忙碌碌,当夜里城市静了些,人的心也静了的时候,此时似乎方有种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之感。

  后来走出了校园,夜晚便成了静观自己的最好时刻,同时它也是我在特定的环境里聆听自己和他人内心声音的契机。

  毕业后,便留在了所在城市里的一所学校任教。虽然日子平常,但在我看来,能有一份符合自己心意的工作,也不失为一种简单的幸福了。若还能够在同一座城市里,在街头巷尾,或小市场,或超市,能遇到熟悉的人,那真的会令人格外欣喜。

  然而,或许这座城比我想象中的大多了吧,一年了,辗辗转转,风景依旧,人却在他方。无论是昔日的朋友还是家人,见一面的时间往往仅限于那短暂的假期。因此,车站便成了我工作城市与回家城市迎来送往的纽带。

  虽然说交通便捷了,但中途反复的换乘,往往也让归程变得有些许艰辛。所以,我有时心里实在羡慕那些有车直达家门囗的同学们。可羡慕归羡慕,那总非我故土。

  学生时,往往选择白天乘车回家,因为不必太匆忙,什么时候回到都可。而工作后,却选择了深夜回家,同样的路程,却只为能更快点到家,能在家里多呆上一个晚上。

  也正因此,慢慢地习惯了深夜乘车,也让我看到了车站的白天与夜晚不同的面貌。白天的车站过于繁忙,人声熙攘嘈杂,人心也变得了浮躁。

  而夜晚的车站,如沉睡于大地母亲怀里的婴儿,恬静安详。置身其中,昏黄的路灯照耀在往来乘客们略带疲倦的脸上,大包的行李被他们用细绳横勒在浸透岁月汗水的双肩上。

  他们或许来自不同地区,却都用自己的汗水,一度为这城市的辉煌立下功劳,可真正面对这些他们曾经建成的高楼时,如今只能仰望微笑。

  也许每一次逢节假日的时候,他们总会不辞劳苦地奔回自己那爿充满温暖的小屋,只为那短暂的天伦温馨。而我也如此,或许我曾经在某个深夜的车站里早已与他们相遇过了,但你我今夜又同为行人,实在幸甚,幸甚!

  当等候的车终于来了,很幸运能和你们同行一段相同的路。深夜的列车,行驶于山川旷野,车窗过处的漆黑之中传来钢轮与铁轨的私语。虽是深夜,车厢的人亦不少,但也颇为安静,人们都微微地休憩起来。

  除了几个小孩子外,但也颇为懂事,没有大吵大闹。和我同上车的人似乎真的太累了,肩上的大包斜放脚下,有的虽没买到座票,但每一段路的奔波后,这一段车程的休憩酣眠已经够舒适了,因为意味着他们离家又近了一点,还要强求什么呢?

  夜更深了,车窗一片白雾,同为深夜里的异乡行客,不由得感叹生活确实不易,但每个人都努力的去过好当下生活。

  逆旅的人生,有时也如清茶,只有历经浮沉,方得真味。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美文推广